当前位置: > 尊龙人生就是博旧版 >

常德市原副市长卢武福:被最脏的钱毁了人生

2019-11-24 10:36字体:
分享到:

  20多年前,卢武福给刚上小学的女儿零花钱时,会用卫生纸把钱包好再交给女儿,还告诉她:“钱是最脏的东西,一辈子不要喜欢它。”

  2017年3月中旬,年过半百的卢武福却因为自己的贪欲之心,涉嫌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在湖南省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受审。

  办案机关资料显示,无论是任职常德市委副秘书长、市财政局局长,还是官至常德市委常委、副市长,卢武福身边都有一批商人如影随形。

  王本林是湖南省吉立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该公司开发了常德当地楼盘阳光鑫都小区。

  起诉书称,2013年年初的一天,卢武福与妻子苗旭华和王本林及其妻子单馨玉聚会。王本林和妻子提出,请卢武福为石某的工作事情“费点心”。老朋友夫妻出面,卢武福当即答应帮忙。

  2013年5月,卢武福利用担任常德市委常委、常德市副市长的职务便利,设法将石某安排至常德市经投公司某下属资产管理公司工作。

  事成之后,卢武福与苗旭华笑纳了王家人“赠送”的阳光鑫都小区两个地下停车位(折合人民币19.04万元),空中花园一个(折合人民币4万余元)。

  2007年至2014年,卢武福利用职务便利先后在阳光鑫都小区非税减免退库、澧县某村道建设拨款等事项上,为王本林提供帮助。事后,他收受王人民币贿赂9万元,美元2000元,共计人民币10.44万元。

  “万总,这块玉石和一些资料还给你。”2016年3月的一天,卢武福找到私企老板万操,将收受过的一些赃款赃物退还,并千叮万嘱“没有收礼这回事”。

  卢武福退还的这块玉石名为“竹林七贤”(玉石上雕有“竹林七贤”图案),价值约16万元。

  这一幕的出现是因为2016年三四月间,卢武福听到一些“风声”,说组织要调查他,便赶紧伙同妻子等人搞所谓的财产“自清自查”。

  除了退赃、串供,卢武福还多次找到一些私营企业,虚构个人收入,伪造借款凭据,将大额现金来源说成还款,转移、隐匿巨额财产;并将一些现金及黄金首饰、手表、名酒等贵重物品,转交他人保管。

  即便如此,案发后,调查人员在卢武福办公室发现其保险柜里尚有74个红包、信封,33万余元现金,另有购物卡、纪念邮册、银币等。

  事后卢武福交代,他曾收受300多人次的礼金。“我觉得我有时候坐在办公室里面,别人来汇报工作,特别是春节前、中秋节前,基本上坐在办公室里就是收红包。基本就跟收银员差不多、坐台差不多,来了之后讲两句工作,就一个信封甩在你面前,所以我就觉得自己像个收银员。”卢武福忏悔道。

  检察机关指出,2010年至2013年,万操为承接工程,多次找卢武福帮忙。卢武福通过打招呼,助其先后承接多个工程项目,并设法解决蚂蟥融水利工程遗留问题。

  起诉书称,卢武福共计收受万操行贿的126万元人民币和1万欧元,还有价值16万元的“竹林七贤”戈壁玉一块,价值6万元的茅台酒8箱,共计折合人民币186万元,这几乎占了卢武福总受贿款的一半。

  承接该大楼部分项目的老板沈某请其在市委办公大楼工程项目上增加工程量、结算工程款等方面提供帮助,前后送来现金100万元。

  法院庭审时,卢武福夫妇对于检察机关的大部分指控表示无异议。但是,对沈某的一笔60万元贿款,卢武福认为是借款。

  据悉,这笔款项出现在2008年上半年,商人沈某得知卢武福的女儿即将前往澳大利亚留学,便提出要拿钱支持,并以此为名在卢武福的办公室送出现金60万元。

  公诉机关调查核实的情况为:卢武福认为直接收下60万元钱不妥,便与沈某约定先以借款为名收下这笔钱。卢武福安排妻子苗旭华向沈某出具一张借条,约定借款期限5年。之后,苗旭华将这笔钱用于家庭投资和炒股。2013年借款到期后,卢武福夫妇提出要还钱,沈某推辞,卢武福夫妇表示默认。2016年年初,沈某得知湖南省纪委在调查卢武福,遂与卢武福夫妇串供,约定在组织调查时都不说这笔60万元钱的事。截至案发之时,卢武福夫妇仍未归还该笔60万元钱。

  对上述说法,卢武福称,这60万元是先谈好借钱,对方才提给自己的。此外,2013年到期以后,妻子苗旭华马上跟沈某联系,要他提供账号打款过去,但苗旭华说沈某老是不提供,老是躲避。